天命为皇分节阅读_第1节_久久小说网 - 齐乐娱乐国际城平台
久久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穿越小说,尽在久久小说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天命为皇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燕柯   小说类别:穿越小说   内容大小:1.07 MB   上传时间:2019-08-13 15:55:23

==============

《天命为皇》

作者:燕柯




文案:

  朕乃天子,朕即天意

  晋朝天启九年,少帝年幼,外戚当道,权臣四起,各地百姓纷纷揭竿而起,外敌肆虐扰边,皇族依然醉生梦死,晋朝坠之崖边……

  晋山有女将姚氏起义,内战霍乱,外拒胡敌,开宗立国,史称:秦武帝

  姚千枝:不知道你信不信,其实我不是土匪,而是根正苗红的官家千金,只是倒霉催,刚穿越过来就全家流放了而已╮(╯▽╰)╭


内容标签:穿越时空 爽文

主角:姚千枝 ┃ 配角:很多,很多…… ┃ 其它:女强,升级流,爽文

==============



第一章 开 杀

  大晋平治九年春,国都燕京。

  北城甜水儿巷尽头,一群蓝衣带刀官差气势汹汹由远而来。‘咣’的一声巨响,为首戴英盔的一脚踢开一座上书‘姚府’二字的三进宅子,“兄弟们,跟我来,立功的机会到了,都给老子打起精神!!”他大喊一声,率先冲进门去。

  “抄抄抄!!”后头足足二,三十人,拔刀拿棍如狼似虎的跟进去,遇人就抓,见东西就砸,如蝗虫过境一般。

  “哎呦我的天呐!!”

  “救命啊,官爷,饶命啊!!”

  “夫人,老爷,啊啊啊!!”

  姚府宅子里,小厮丫鬟们哭天喊地,惶惶奔跑,偶尔迎头撞见官差,被一把拽住扭着胳膊儿,“都捆起来,别叫跑了,这些小妞子都是要发卖的。”为首官差抓过个四处逃命的小丫鬟,在她胸前狠狠拧了一把,吓的小丫鬟连声尖叫“啊啊啊啊!!”嗓子都撕破音儿了。

  “还不如包子大呢,爷们一手都握不实,有什么脸喊!”为首官差撇着嘴角,看神色是对丫鬟的胸很不满。

  “娘啊!!娘,呜呜……”小丫鬟才十三,四岁的模样,哪经过这个,又羞又惧,面上红白相间,心脏都抽抽了,又见为首官差一脸凶色相,干脆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。

  “哈哈哈哈,头儿,您可真是威武,这小丫鬟不经事儿……”围观的众官差轰然大笑,戏谑间将外院的小厮丫鬟们赶牛般的聚拢到一起,两指粗的麻绳四马倒攒蹄的捆起来扔在墙角,“走,进内院去,咱们也瞧瞧官家女眷。”为首官差举臂一呼。

  一众‘恶狼’扔下几人看守,剩下的拔腿冲进内院。

  诺大姚宅跟遭了土匪似的,一片狼藉。

  直到这会儿功夫,眼瞧着平静了些。甜水儿巷的邻里才敢出门,远远躲着,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看热闹。

  “姚大人家……这是怎么了?得罪了谁了?怎么还有官差上门抄家呢?”

  “哎呦,你不知道啊,这段日子上头都抄了好十几家,午门那块儿杀头杀的地都染红了。”

  “我的娘嘞,好端端的,这,这是为什么啊?”

  “说是南边那头发大水,把堤给冲毁了,淹了好几个州县,查来查去是户部老爷们贪污修河银子,龙颜大怒啊,户部尚书霍大人,直接就给诛连了三族,死的人不计其数。”

  甜水儿巷在燕京以北,地理位置不错,住的都是些小官富商,消息灵通的很。

  “那,那跟姚大人有什么关系,那是个老实人呐!”

  “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姚大人也在户部当职,他没背景啊!”可不就让人给推出来填坑了吗?说话这人长叹一声,掩面而走不忍在看,“可怜了姚府女眷了!”这时节,破家灭门的,就是作践都白作践了!

  ——

  姚府内宅的偏僻西间儿,姚家一众女眷们抱团儿聚在屋里,满面慌恐,瑟瑟发抖的看着紧闭的大门。

  外头,隐隐能听见踹门的声音,男人得意张狂的笑和急促行走的脚步声。

  “来了,他们来了!!娘,咱们怎么办啊?”姚府大夫人李氏一脸惨白靠在婆婆身边,双手紧紧抱着女儿。姚府发绩的晚,她这大夫人不过是个商户人家的女儿,哪里见过等破家灭门的阵仗。

  公公、丈夫、儿子连带小叔子们全让抓走了,如今生死不知,要不是女儿还在身边儿,李氏都能撅过去,“千蔓,别怕,别怕啊,娘在这儿呢!”她紧紧攥着女儿的手,身子都在发抖。

  “老大媳妇,老二媳妇,老三媳妇……千蔓,千叶……你们都过来,到祖母身边来,别怕,有祖母在呢!”姚府的当家主妇——老夫人季氏年迈,到底经历的多,她柱着拐站起身,将年纪最小的孙女姚千蕊揽进怀里,脸色难看,却依然稳得住。

  姚府男人在户部事发时,就直接被抓起来关进兵部大牢了,如今府里只剩下女眷——老夫人季氏领头,膝下四个儿媳,长媳李氏,次媳郑氏,三媳姜氏,四媳宋氏并五个孙女,都是花样年华的女儿家。面对如狼似虎的官差,她哪能不怕?

  五个孙女啊,最大的十七,最小的才十三,满院粗鲁大汉,但凡挨着碰着一星儿半点的,让她们怎么活?

  ‘咣咣咣’几声巨响,朱红雕花的大门被大力踢开,门分左右,‘嘎吱嘎吱’的来回晃动着,那声音直让人牙酸。

  “哎呦,我说咱们爷们找了半拉院子都没找着人影儿呢!赶情官老爷家的娘们全躲在这儿了”穿着蓝布官服的官差大马金刀的出现在门口,语气轻漫的嗤笑着。

  阳光从他背后照射进来,影子映在地上,张牙舞爪的。

  “他们都跑正院抢去了,把老子挤到这破地方来,却没成想是便宜了老子,这一屋子的水灵小娘们啊……”进门官差长着张大饼脸,斜戴着帽子,嘴里叼根草棍儿,一双肿泡眼色眯眯的看着屋里的女眷,撇着嘴直砸舌,“啧啧啧,姚老头官职不高,家里小娘子长的到挺俊儿,个个都不错,这个尤其好……”他说着迈步进屋,打量了几眼,伸手就去捏姚千蕊的下巴。

  姚千蕊是姚家四房的嫡女,今年才十三岁,相貌却极是出色。

  “娘啊!!祖母,不要,呜呜呜,救命啊,不要!”姚千蕊被吓的泪如涌泉,连动都不敢动,直接僵在当场。

  十三岁的小姑娘,这辈子没经过什么大事儿,祖父亲爹全让抓走了,砸门抄家,大老爷们上手捏脸,她没直接撅过去,就算坚强了。

  “千蕊!!混帐,你别碰我女儿!”四夫人宋氏是农家女出身,就算养尊处优这么多年,依然还是身大力不亏,为了护女儿,她强忍着恐惧扑上前,伦圆了胳膊对着那官差就撞了过去,“你走开,你离我女儿远点。”她高喊着。

  斜戴帽子的官差三十岁上下,身体单薄,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的模样,哪经得住壮年妇人的冲撞,这突如其来的……被怼的连退好几步,歪歪扭扭差点摔个狗吃屎,“抄家灭门的罪妇,活该进教司坊千人骑万人压的x货儿,你她娘敢打老子!!”斜帽官差丢了脸,呲牙咧嘴的破口大骂,“老子宰了你!!”声音气急败坏。

  ‘苍啷啷’一声脆响,他把腰间别的刀抽出来,阳光下,明晃晃反射着利光,让人心里直发寒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宋氏濒死似的抽泣一声,也不敢说话,只是拼命抱着女儿缩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  “官爷,这位官爷,圣上明旨已下,我姚家满门只是抄家流放,并未有杀头大罪,外子和小儿不日即将出狱,流放押往晋江城,老身等女眷亦要跟随,路途艰难,千里之遥,求官爷手下留情,饶了老身这儿媳……您发发慈悲吧。”眼看那官差的刀奔着宋氏来了,季老夫人赶紧扑过去,‘嗵’的一声跪在地上,抱着四媳和孙女,咬牙连哀求带要挟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。

  姚家老太爷姚敬荣是农户出身,十数年刻苦考到进士,如今年过六旬,才做了个户部员外郎,区区从五品官职,他没什么背景,一路全靠自身努力。户部贪污案——大浪头打下来,他没能幸免,好在官卑位小,也轮不着杀头灭族的大罪。

  贬官,抄家加流放边关恶地,就算是齐活了。

  男人得了这罪名,女眷自然不能幸免,季老夫人的意思很明显,她家只是流放的罪,这官差占点小便宜——打砸抢是可以,但欺辱姚千蕊,甚至是杀人……万万不行。

  来抄家的官差们,不过就是兵部的小流差,连品级都没有,真闹出人命,他们不好收场的。

  被季氏个老太太一语逼住,斜帽官差脸都绿了,“老不死的东西,你算个什么玩意儿,罪臣的家眷,老子活剐了你都没人管,一个从五品的绿豆儿官装什么威风,正一品的户部尚书家都是老子抄的……”他骂骂咧咧的,看得出底气不足,却强撑着举起刀来。

  季老夫人心里咯噎一声,知道这是遇见愣的了,不由暗自叫苦,揽着儿媳和孙女,膝行向后退,口中连连求饶,“官爷息怒,官爷息怒,是老身言辞不当,冒犯了官爷,求官爷大人大量,饶过我们吧。”

  六旬的老人,白发苍苍,满目泪痕的膝行求饶,这场面何等凄惨。

  偏偏,那官差就是个混横的,见姚家人这样示弱到越发得意起来,抬腿两脚踢开季老夫人和宋氏,他抓着姚千蕊的胳膊,把她从地上拎起来,“哼,今儿老子就要当场玩了这小娘们,也尝尝官家千金的滋味,你们有能耐就去金殿上告我啊,看谁会管你们这些个犯官家眷……”说着,伸手就去撕姚千蕊的衣裳,臭轰轰的大嘴也凑到她脸颊边上。

  “啊啊啊!!娘,爹,救命,祖母,呜呜呜……”姚千蕊快被吓疯了,手锤脚踢拼命挣扎着,可她个十三岁的小女孩,哪里敌得过成年男人,‘撕啦’一声,前衣襟就被撕开,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。

  “千蕊啊……”

  “五娘!!”

  季老夫人一声悲鸣,姚家女眷们都喊着上前想要阻拦,可在官差手中那把明晃晃钢刀的逼持下,却根本无法靠近,甚至,宋氏因太急切想冲上前,还被官差拿刀砍中了手臂,发出声声惨叫。

  “老四媳妇……”季氏捂着被踢的胸口老泪纵横,苍天啊,这是要亡她姚家吗?

  就在这紧要关头,姚千蕊都叫那官差给扒了上衣按在地上了,房间角落里,不知从哪突然窜出来个身影,借着官差意乱情迷脱裤子的功夫,她猫儿般灵敏的冲上前,一把拧住官差的胳膊肘儿,上手就将他的刀抢下来,随后……

  寒光一闪,血花飞贱。钢刀的刀刃抹上脖子,皮肉翻卷,鲜血瞬间喷涌而出,官差凸着眼睛,喉咙里发出‘咔咔’两声怪响,慢慢栽倒在姚千蕊身上。

  “啊啊啊啊!!”被咸腥的血喷了一头一脸,姚千蕊翻着白眼儿,放声大叫。

  “快闭嘴!!怕招不来人吗?”冷静,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女声响起。季老夫人忙抬头去看,就见大门口,穿着鹅黄半身褂子的三孙女一手拎着钢刀,一手抓着死挺儿了的官差脖领子,背着太阳站在那儿,皱眉斥着姚千蕊。

  “千,千枝……”漫延而开的满地血迹,充斥着鼻端的血腥味,季老夫人茫然着,喃喃不知所云。



第二章 弃 尸

  站在门口,姚千枝拎着官差的脖领子,把他沉重如死猪般的身体拽离了姚千蕊。脖子上的大动脉被割断,他泊泊喷着血,四处飞溅。见此,姚千枝皱了皱眉,手上微微使力,把伤口对准地毯。

  西偏院外间,正院那边儿隐隐约约还能传来官差们兴奋叫嚷‘打砸抢’的声音,姚千枝心知手里这尸身绝对不能让人发现,要不然姚家女眷们就铁定进教访司的命,心里沉了沉,她微吸口气回首,“你们……”过来帮个忙,把她手里的‘东西’处理了!

  “千枝,你这臭丫头,死孩子,你怎么敢!你怎么敢!!你不要命了啊!!”姚三夫人姜氏——就是姚千枝的亲娘仿佛终于被这一声儿唤醒,惊慌恐怒,她涕泪纵横的扑上来,“你,你,你怎么敢杀人!!这多险啊,那是大男人,还是带刀的官差,万一,万一出了差错,你出了事儿,你让娘怎么活??你这死孩子,你,呜呜,你吓死娘了!!”

  她一边拍打着女儿的背,一边骂着,最后还是忍不住抱着女儿失声痛哭起来。

  “额,那个……”姚千枝被抱了个满怀,满面尴尬的站在那儿,小心把尸体往旁边挪了挪,免得鲜血染到姜氏的裙摆上。

  相处了两个月,以她对姜氏的观察,她这个‘娘’是清高讲究,还多少有点洁癖的古代妇人,如今这举止怕是太激动忘了形,一会儿反应过来,见染了一裙子血,她能直接抽过去。

  “老三媳妇,你快别骂了,孩子是被逼无奈,她救了咱们,救了千蕊……”老夫人季氏爬过来,颤抖着手去摸孙女的后背,一下一下的轻轻拍抚,“千枝,你别怕啊,你杀的是坏人,他要欺负你五妹妹,想杀咱们……你杀他是救人,你救了祖母,救了你四婶……你是好孩子,杀他没错啊……”

  看得出来季老夫人也很害怕,眼角都不敢横那官差的尸身一眼,却还强忍着劝慰孙女,生怕她因杀人留下心理阴影。

  当然,就姚千枝而言。没穿越之前,有个当雇佣兵的大咧咧养父,她七岁就开始混迹战乱地区,九岁杀了第一个试图强迫她的反动势力人员……尸体嘛,在她眼里跟死猪肉没什么区别。

  ——毕竟都一样沉。

  但季老夫人的舐犊之情,她还是领的,眉眼柔和了些,伸手将蜷缩在地上的姚千蕊扶起来推到季老夫人怀里,“祖,咳咳,祖母,你照看点千蕊,我看她是吓坏了,四婶,你也过来……”她朝宋氏招手,见宋氏连滚带爬的靠近,抱着女儿无声痛哭。

  默默摇头叹了口气,她又吩咐,“大姐,二姐,四妹……你们把屋里的帘子拆一拆,把地上的血迹擦干净,大伯母,二伯母,娘,你们力气大一点儿,把地毯卷起来,扛着跟我走……”

  “千枝,你要干什么?”姚千蔓从亲娘李氏怀里探出头,微泣着轻问。

  “干什么?得把这些‘东西’处理了啊!”姚千枝伸手划拉了着地毯和家具上飞浅的血迹,“咱们藏在西偏院里,虽然偏远了点儿,终归还是在姚府,听‘这个’的言语……”她晃了晃手上的尸体,“是个让人排挤,偶然找过来的,杀了就杀了,乱轰轰的一时半会儿没人察觉,但是……”

  “尸体摆在这儿,满地的血,瞎子都能看出来吧……不赶紧借着那群抄家的还在正院抢东西的功夫,把屋子收拾了,一会儿他们找过来,可没处说理去了。”

  “你要把他藏到哪儿去?”季老夫人到底老成些,知道孙女说的是正理,也顾不上害怕了,连忙开口问。

  “我记得院子里好像有口井吧,直接扔进去!!”姚千枝随口说,拽着尸体往外拖。

  三十多岁的壮年男人,又是死挺儿,少说一百五,六十斤——按理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,绝对是拽不动的,但姚千枝早就发现,她现在这个身体表面上细胳膊细腿儿,软面条似的,实际力气却很大,甚至比前世经过无数缎练的她还来得有劲儿。

  穿越过来之后,她仔细测量过这具身体,皮肤娇嫩,肌肉软软的,绝对没经过什么缎练,可是那股子劲儿——单手能拎起八十斤重的东西,还不觉得多大负担,除了天生神力之外,姚千枝想不出别的解释。

  而且,这小姑娘的家人也绝对是知道她这把子力气的,没看她杀了官差后,姚家人都只是怕她留下心理阴影,而没人怀疑过她为什么能杀吗?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239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239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天命为皇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

齐乐娱乐国际城平台